经济新闻
战秀霞:乐与“猪”队友为伍
发布时间: 2018/8/22 16:41:11 | 来源:

       我和搭档今天的采访任务是到建一镇官屯村水洞沟去拍摄“三代野猪”。乍听到要去拍猪的时候,我的心里其实还是很抵触的。一想到猪圈里臭哄哄的味道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 刚在集上卖完肉的养猪场主人战秀霞大姐到镇上来接我们,她先是用眼睛打量了下我们的采访车,然后不抱希望地说:“你们的车也开不到我的猪场啊,只能开到半山腰,再往里走还得有四里路,剩下的路,你们拎着大机器,咋上?要不,就别采了?”见她开着机动三轮车,搭档说,“你咋上,我们就咋上。我们可以坐你的三轮车上山。”

       果然,我们的车开到半山腰时,前面路窄且陡,无法前行。只好一个跃步,我们上了战大姐的三轮车后斗,拎着机器,一路屁股差点颠成四瓣历尽千辛万苦地来到了深山里的养猪场。

       战大姐的野猪场位于大山深处,尽管道路颠簸怕翻了车没太敢欣赏沿途的风景,但眼睛余光瞄到的青山秀水却足以让人的眼睛干净,心里舒畅。还未见其“猪”,倒是对这些幽居在深山里的猪“隐士”产生了强烈的好奇,到底是何许“猪”也,竟然住在了“结庐在人境,耳无车马暄”的桃花源里?

 

 

       满目绿林交织,潺潺的清泉从山上汩汩流下,雀虫交鸣,彩蝶飞舞……在一片“绿野仙踪”般的半山山林间,我们下了车。刚停好车,战大姐就迫不及待地打开圈门,放猪。搭档还未来得及支好摄像三角架,几十头肥硕的大小野猪,眼睛里冒着野气地嗷嗷叫着冲出圈门。搭档怎能错过这个好镜头?他快速地调好摄像机原地蹲下抢拍画面。谁知,还未蹲稳,一个不留神便被迎面冲来的“猪斗士”拱了个屁墩。看来,这些野猪野性未退,我们还得小心为妙。

       看着与野猪们相处“和谐”的战大姐,记者不禁好奇,一个在机关里坐了几十年的女白领,怎地就放下身段,不畏艰苦,退休后来到这座深山里做起了“猪倌”?

 

 

       故事还得从四年前说起。2014年夏,战秀霞到建一镇官屯村水洞沟贫困户家走访。无意中,听村民们说起山里的野猪成灾,总是白天黑夜地出来祸害庄稼,着实令人头疼。本来乡亲们一年到头种点地就不容易,还被野猪给糟蹋了,得想点办法来治治它们!在镇里工作多年的战秀霞当时脑袋灵光一闪,一个主意蹦了出来:何不将这些野猪训养收服,一来可以为村民除“害”,二来,也许还是一条生财之道呢!

       做事向来雷厉风行的战大姐说干就干,她首先托亲属买了两头母猪,又在村民的帮助下从山里抓来几只山野猪,经过杂交配种,几年下来,竟然繁殖了几十头山寨野猪。就地取“材”,建一镇官屯村水洞沟山好水好,从此,退休后的战秀霞索性就住在了山里,做起了“猪倌”。

       话说,“猪倌”可不是那么好当的!尤其是“野猪倌”!这些野性未退的家伙,尤其难以训服。同它们周旋,战大姐还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。要想留住这些在深山里“野”惯了的“山寨王”,没有个舒服的住宿条件怎么能行?首先,战大姐在猪舍的卫生和饮食上下功夫。每天天未亮,战大姐就开始一天的忙碌。拌猪食、清扫猪舍、上山拾柴、到镇上去卖肉、放猪,收圈……如同一个陀螺般,战大姐忙得是不亦乐乎。经过几个月的摸索,这些挑剔的家伙还真就被战大姐给训养得服服帖帖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 其实,猪是最喜洁净的动物,为了让它们死心塌地地留下来,猪舍每天都被战大姐打扫得干干净净。为了让挑食的“娇客”每顿都顺心满意,战大姐用苞米面、豆饼、稻糠和麦麸,调制传统的饲料喂猪。从而让自己饲养的野猪达到真正绿色健康、原生态的标准。

       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采访中,看到从圈中撒欢跑出的野猪的种种情态,记者着实被这些“山寨王”的逍遥日子惊呆了。每天两顿纯正的“农家乐”标准的“饭食。吃饱后,便三五结伴地到山中去散步、野游、撒欢、消食。饿了,就吃山里的野菜野果等“山珍”,渴了,低头便饮随处可见的潺潺山泉。走得累了,下午两点左右,便三三两两地回到舒服的猪舍吃“饭”。如果性格稍微温顺些的,比如被战大姐取名“黑珍珠”的那头母猪,还能受到她亲自给刷毛洗澡按摩的上等待遇。

       3天给猪打一次补铁、18天打一次水肿疫苗……配种、防疫、出栏、销售……四年下来,战大姐对整套饲养流程都能操作得游刃有余。十个月到一年才上市出售,经战大姐饲养的野猪肉质肥而不腻,瘦肉如大理石花纹,五花肉层次好。虽然好吃,但是起初卖价却并不高,只比普通猪肉贵一块钱左右。原因就是人们吃得少,很多人不认。在朋友的推荐下,战大姐找到了大石桥市创业孵化小镇,将她的项目入驻小镇。在小镇负责人的指导和帮助下,战大姐走起了电商销售的路子。经过孵化小镇的策划和加入“森山兔”品牌系列的打造,路子一打开,销售立刻不成问题。如今,排骨肉每斤能卖到25元、里脊肉每斤也能卖到18元,一头猪能卖上一千五六百元的利润。产品最远销售到广州深圳,本地城里人大多也只有中秋、端午和春节时才能订到她家的猪肉,战大姐家的野猪肉已然供不应求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 “经过这几年养猪,在这深山里,空气好,又天天干活,我的身体也是越来越好了。自己挣钱的同时,也为儿女减轻了负担。未来,我还得在精品包装和品牌打造上再下些功夫,养殖规模也必须得扩大了,否则越来越跟不上市场需求了。现在我的鸡舍鹅舍也都有了,未来,打算在那边再建几座猪舍……”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山窝处,战大姐的眼睛里闪着超乎同龄女人的活力和希望的光,而此时,她的那些“山寨王”们都在外面溜达够了,陆续回到了温暖的“家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 记者:马立

主办:大石桥市报刊网络新闻中心
E-mail:dsqsbs@163.com 新闻中心电话:0417-5612288 备案号:辽ICP备0501552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