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赏析
朱淑真诗词赏析
发布时间: 2013/2/21 15:41:53 | 来源: 大石桥新闻网

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
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——《生查子·元夕》

       一个女子,在上元灯节这一天在街市兜兜转转。夜色侵临,漫漫如墨,明月皎皎缀于柳梢头,心意悄然。回眸往事,那个与自己相约定的人,在灯火阑珊处等待着一次相见。而如今,人已不在,空留怅然忧愁,不禁泪染春衫袖。

  自唐以来,上元灯节就是民间最盛大、最富有人情味的节日。唐朝皇帝在这一天甚至会登上城楼,与民同乐。这一天,上至天子,下到平民,都要尽心尽力地欢乐。待字闺中的年轻女子,在这一天可以装扮齐整,名正言顺地出门逛街,稍微晚归。因为女子的加入,上元灯节也就成为了最富诗意、最为浪漫的节日,许多爱情故事在此时上演,亦有许多相倾相慕在此刻发生。

       《生查子·元夕》一直被认为是北宋欧阳修写的,但也有人说是南宋朱淑真所做。我个人倾向于后者,苏轼评六一居士时说:“论大道似韩愈,论本似陆贽,纪事似司马迁,诗赋似李白”。可见欧阳修手笔深厚雄博,汪洋恣肆,少见如此词若溪流委婉、曲折绵延。而通读《断肠词》会觉得,这首词整体风格与词集相符,而此词的意境、立意也透露着女子怅惘忧伤的隐秘心事。结合朱淑真的悲情一生,更觉此词为淑珍之作。

       朱淑真另有一首《元夜诗》,与《生查子·元夕》词意相通,不妨一看:
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火烛银花触目红,揭天吹鼓斗春风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欢入手愁忙里,旧事惊心忆梦中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愿暂成人缱绻,不妨常任月朦胧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赏灯那待工夫醉,未必明年此会同。

 

       都是通过今昔对比来写元宵佳节的凄然无味,思量旧事时黯然心惊的情绪。这样对比着来看,一诗一词感伤怀人的情绪相生相连,读起来恰如心莲绽放,洁净杳远,却也纠结缠绵。  

       朱淑真,南宋女词人,号幽栖居士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生于仕宦家庭,夫为文法小吏,因志趣不合,夫妻不睦,终致其抑郁早逝。能诗能画,善音律。著有《断肠诗集》、《断肠词》,文风幽怨感伤。
  现在普遍认为朱淑真是宋代成就仅次于李清照的女词人。易安身为婉约派的代表人物,免不了被拿出去与人比对,有和男的比,被词家说“男中李后主,女中李易安”;也有和女人比,与同时代的魏夫人、朱淑真比。可见朱淑真的评价是极高的,她不是和一个寻常女子相比,与她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,是几千年来女子才情第一人,李清照。

       读《断肠词》,了解到她有一段甜蜜刻骨的初恋,愉悦温馨,金玉良缘。当时的她该认为这是一段不可撼动的感情。可是,爱情坚毅时可如磐石般不可动摇;动摇时,却也如浮萍般聚散随风。

       《清平乐·夏日游湖》则是她词中少见的明朗亮丽之作:娇痴不怕人猜,和衣睡倒人怀。最是分携时候,归来懒傍妆台。    

       那一日,她和喜欢的男子畅游西湖。杨柳依依,荷花嫣红。突然细雨蒙蒙,游人四散离去。她和他滞留在某处避雨。她撒娇弄痴,趁机倒在他怀里。当一个女子拥有这样美好的时刻,她是不会去预料未来的离别的,山高天远水寒烟,相思枫叶丹,都是不愿看到的后话。

  传说朱淑真书画造诣极高,尤擅青梅翠竹。只是所有的才情都随着嫁与他人而渐渐枯萎,心花凋零,诗稿被焚,凄苦难耐。无论是珍贵的爱情还是纯美的年华,总是要等到错过,才晓得“始知相忆深”。若有来生,只愿天随人愿,不要在兜兜转转中再次迷失在上元灯节那璀璨的烟火里。

主办:大石桥市报刊网络新闻中心
E-mail:dsqsbs@163.com 新闻中心电话:0417-5612288 备案号:辽ICP备05015523号
您是第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