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赏析
真情流笔下——读《马凯诗词存稿》有感
发布时间: 2012/8/2 16:45:27 | 来源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荣胜

 
       诗言志,歌抒怀。泱泱诗歌大国的历代文人墨客为我们留下了数不清的名篇佳句。而摆在面前的这部《马凯诗词存稿》,却是一位国家公职人员在繁忙工作之余借古诗韵律、旧体词牌,一扫古人柔弱、低沉、哀婉、惟美的遗风,放声歌出的时代吟诵。诗人字斟句酌,积稿三十余载,言出真情,抒出大气,令人耳目一新。
      自古男儿多真情。诗人马凯的真情却是一种大感情。从父母妻儿到同窗故旧,再到天下百姓,从小家到大家,其情之真,有根有源;其情之大,无际无边。
      从《马凯诗词存稿》里,我们首先感受到诗人顾念父母妻儿的切切亲情。“一见遗像心欲碎,再看人已泪千行。”这是诗人1988年借用《古风》为父亲去世20周年所写祭诗中的诗句。诗人的父亲早年参加革命,“文革”中被迫害致死。短短14个字,让我们感受到诗人对生养自己的父亲有着何等浓烈的亲情。诗的结尾又借《游子吟》中的意境,喊出了“悲歌难唤故人返,惟将寸草报爹娘。”报孝感恩的赤子之情跃然纸上。
    《马凯诗词存稿》中爱情诗并不多,但却达到了很高的境界,足见诗人在甜美的爱情生活中获得了创作灵感。《与夫人秋游香山》中的诗句:“山衔落日霞为伴,水映浮莲影作双。”对仗工整,意境深邃,堪称佳句。诗人1999年游绍兴沈园,在园中见到陆游的《钗头凤》,为情所感,又恰值自己的银婚,于是半步其韵写下一首《钗头凤·银婚》。一反陆游对爱情的无奈与哀怨,道出了诗人自己对爱情的忠贞不渝:“一朝相许,百年无悔。”这首词不但用字考究,步韵严谨,而且还分别在上下阕中将“银絮”、“金秋”藏于句中,暗喻了诗人对银婚到金婚的憧憬。
      诗人对于自己爱情结晶的女儿也倾注了极大的亲情。他在《小女恬睡》中的诗句:“踮脚拂蚊去,恐惊睡梦人。”把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写得多么惟妙惟肖啊!但是当女儿走上新的工作岗位时,诗人父亲又留下这样的嘱托:“德高容乃大,识远道则宽。志韧谁强手,心平本自然。”这是一位深爱着女儿的父亲的谆谆教诲,也是一位正直的父亲对爱女的期盼:德要高,识要远,志要韧,心要平。从这里我们不仅看到了诗人亲情中饱含的真挚的爱,更看到了诗人道德与品格的高尚。
       从《马凯诗词存稿》里,我们还感受到诗人极为看重同窗故旧的友情。或许正是这浓浓的友情伴随了诗人的成长与成功。“两度同窗,三友稚无猜。雨雨风风又七载,根未败,叶不衰。”诗人把初中高中同学的友情用“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”来比喻,用参天大树“根未败,叶不衰”来象征,可见同窗之情在诗人心中的分量。诗人在《至友》中又给我们留下这样的诗句:“心中大道同求索,脚底崎岖共苦甘。”这首诗的注释说:“至友,极好之友。与北京四中几位同学,相识相处三十余年,友谊笃深,风风雨雨,同忧同乐,真诚以待,相互帮助,堪为至友,诗以记之。”从这里我们可以感悟到,诗人所以看重友情,是因为他们为追求理想“同求索”,为建设国家“共苦甘”而聚合在一起,因而产生了无法割舍的友情。早在1968年,诗人在《送友远征》的词中,就对学友们抱定了这样的信念:“沐风雨,经骇浪。知疾苦,见世面,大学堂。”“铸就赤肝侠胆,笑狂浪,蓄锐藏芳。”这让我们不由得想起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饿其体肤……”的古训,诗人看重的友情里包含了理想,包含了奋斗,也包含了为了共同的事业“蓄锐藏芳”。
       在《马凯诗词存稿》的大量诗词中,我们还深深地被诗人那种关爱人民、忧虑天下的真情所打动。仿佛是诗人亲情友情的一种流动、一种延伸、一种放大,真正是大爱无边。在《七绝·难眠》中诗人写道:“头虽落枕且翻身,总有竹声绕在心。”这让人不由得想起当年郑板桥任县令时写的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人间疾苦声”的诗句。该诗的注释没有提及1998年作者写此诗时遇到了什么放心不下的国家大事,但诗人在其位而关民情,为百姓疾苦而难眠的情形令人感动。诗人忧国忧民之情,在《马凯诗词存稿》中俯拾即是:“血溅国旗怒断肠,岂容恶霸任张狂”,“洪水无情人有情,荧屏日日牵心肠”,“偷闲难半刻,旋即伏案头。”当诗人登上岳阳楼,范仲淹的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情怀油然而生,于是诗人写下“万家忧乐收心底,千古文章震耳鸣。”的绝句。
       如果说诗人忧国忧民之情来自他对社会的洞察和责任感,那么,诗人对人民的赞颂和褒扬则是他胸中大爱的流淌。他赞扬抗击非典的白衣战士:“白盔素甲英姿裹,不见真颜。方显真颜,敢为众生赴九泉”。他称颂截流长江三峡的工人:“喝令长龙俯首,立涛头。”他面对在世界屋脊修筑青藏铁路的战士唱出:“公主有灵当洒泪,新世纪,尽英雄。”正是诗人这种亲民爱民之情,使他在得知四川山区农民致富后,喜不自禁,写下《天净沙·巴中池园农家》的美丽诗篇:“春风云路人家,绯桃白李黄花。小院修竹新瓦。荷塘月下,陶公也想听蛙。”诗人饱藏胸中的感情随人民的苦而忧,随人民的富而乐,甚至想把写过《桃花源记》的陶渊明请来共赏美景,趣味无限。然而,只有当我们读到“从来人民铸春秋,信水可载舟亦可覆舟”的时候,我们才发现诗人的博大情怀,不仅仅来自亲情、友情,正是这种人民创造历史的唯物史观,使诗人对人民的情感才如此浓郁,才能达到“心有苍生,身无挂累”的大境界。也正是这种常人难于达到的大境界,又使诗人笔下流淌的真情更加动人、更加感人。
       读罢《马凯诗词存稿》,掩卷静思,与其说我们窥见了一位国家公职人员的情感历程,不如说我们听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内心独白。那么,诗人的真情到底由何而来?又为何如此博大呢?就让我们一起走进诗人的内心世界吧!请听诗人自己的诠释——《山坡羊·自在人》:
       胸中有海,/眼底无碍,/呼吸宇宙通天脉。/伴春来,/润花开,/只为山河添新彩。/试问安能常自在?/名,/也身外;/利,/也身外。
主办:大石桥市报刊网络新闻中心
E-mail:dsqsbs@163.com 新闻中心电话:0417-5612288 备案号:辽ICP备05015523号